白居易诗歌之意象:松竹之高洁美、笼禽之凄婉美、白发之悲凉美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目前国产电视排行榜_久久大香蕉伊在线_至尊无上1在线手机观看--日韩手机线观看视频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诗 2916 首(含补遗 109 首),白居易诗歌意象的形成是儒家思想和他自身的文学修养共同作用的结果。松竹意象寄托作者高洁的人格品操:竹子天性挺拔笔直,中空节劲,犹如风节凛然之君子;松树傲雪苍翠,顽强不屈品如贤士。笼禽意象是诗人贬谪江州独特苦闷情怀的折射,白居易关注并大量创作笼禽意象的诗歌,实寄托着他与鸟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悲凉情怀。白发意象寄寓着诗人醒目而浓郁的生命意识、时不我待的焦虑感以及由此生发的悲天悯人的普泛情怀。在诸多质美的花意象中,白居易将其怀才不遇、人身沉浮、不得其用的人生感慨倾注其中。白居易诗歌意象对日本文学影响深远,平安时期菅原道真的诗歌创作均明显受白居易诗歌的影响。松竹意象所展示的人格品操之高洁美松、竹、梅被誉为“岁寒三友”。北风凛冽,万物皆枯,唯独它们迎风傲雪,郁郁葱葱,伴人们度过严冬,给人以顽强的生命感。自古以来,竹就有君子之喻、忠贞之称而为世人所爱。竹虚而有节,疏疏淡淡不慕荣华,不争艳丽,不媚不谄的品格,与古代贤哲“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情操相契合,故古人有“君子比德于竹”之名言。自南北朝以来,咏竹诗层出不穷。到了唐代,文人对竹的吟咏中也融入了理想人格。白居易借咏竹抒己志,以“竹品”标举人格,将人格寓于竹品,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境界。他的咏竹诗中“竹”在很大程度上蕴涵着高洁君子的意味,寄托了诗人完美人格的追求。同时白居易将儒家的坚贞不屈 、刚正不阿与道家的淡泊无为、超凡脱俗等人格理想在竹意象上加以整合,使其笔下的竹意象寄寓了更多的审美意蕴。据笔者统计,白居易诗中直接写松、竹的诗有 94 首,间接写松、竹的更是不在少数,如松檐、竹径、竹窗、竹院、竹扉、竹篱、竹廊、竹亭等等。白居易以松竹喻贤人,栽松竹为宅景,借松竹表志向,通过对松竹意象的种种阐释,表达了自己高洁的人格品操。一、以松竹喻贤人竹子第一次在文学作品中出现的时候,就与“君子”联系在一起。《卫风·淇奥》中写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陈子展的《诗经直解》注:“淇奥之地润泽膏沃而生绿竹。竹,为生物之美者,兴武公之美内充,而文章威仪著于外也。”诗中的“如切如磋”,本意是精心求学,而“如琢如磨”则是指德行修养”。 南朝谢庄《竹赞》中“贞而不介,弱而不亏”之句,也赋予竹虚怀亮节、坚贞不移的品德。不难看出,历代诗人在竹子上寄寓思想感情的时候,多是侧重后者,赋予其良好的德行修养。在唐代,除白居易外,王维、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都有咏竹佳作,如杜甫在《堂课》中咏道:“平生憩息地,必种数竿竹。”元稹在《种竹》中吟到:“种竹厅前看。”白居易对于竹子的描述最具代表性的是他的《养竹记》: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之为庭实焉。在这篇文中,作者先提出问题:为什么说竹子如有贤德的人呢?然后一一对竹子本固、性直、心空、节贞之特性逐个解释:君子见到竹子稳固的根就想到要培植坚定不移的品格,看到竹子直直的干就想到要正直无私、不趋炎附势,看到竹子空空的心就想到要虚心接受一切有用的东西,看到竹子坚硬的节就想到要保持气节。也就是说,君子的品行应该是不同流合污、不趋炎附势、谦和处事、志向高远。最后作者说,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喜欢在庭院中植竹用来自勉,用来立志。除了《养竹记》外,白居易还写过《赠元稹》。诗中有句云:“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兰。”诗中用竹子之节气喻君子之骨气。元和五年(810),白居易创作了《酬元九对新栽竹有怀见寄》一诗,诗中写道:“昔我十年前,与君始相识;曾将秋竹竿,比君孤且直;中心一以合,外事纷无极;共保秋竹心,风霜侵不得。”用竹子之干直比喻君子品行之正直。《盆浦竹》一诗有云:“吾闻汾晋间,竹少重如玉,胡为取轻贱?生此西江曲。”诗中流露出对南方人轻视竹子之不满。《题李次云窗竹》有句云:“不用裁为鸣凤管,不须截作钓鱼竿。千花百草凋零后,留向纷纷雪里看。”诗以竹子迎风傲雪、凌雪不凋、顽强不屈的精神品格喻立场坚定不同流合污的君子之志。松也是人们最早栽种的花木之一。古人认为,松和人一样,具有优秀的品质。《礼记》曰:“其在人也,如松柏之有心也,姑贯四时不改柯易叶。”《论语·子罕》有句云:“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庄子曰:“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知松柏之茂。”针对松树的立场坚定、不畏严寒的品质,苟子阐发道:“君子立志如穷,虽天子三问正以是非对。君子隘穷而不失,劳倦而不苛,临患难而不忘细席之言。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无日不在是。”显然松树被赋予一种坚贞不屈 、特立独行、笑傲风雪 、坚贞不屈的人格。白居易在《和松树》中就写道:亭亭山上松,一一生朝阳。森耸上参天,柯条百尺长。漠漠尘中槐,两两夹康庄。婆娑低覆地,枝干亦寻常。八月白露降,槐叶次第黄。岁暮满山雪,松色郁青苍。彼如君子心,秉操贯冰霜。此如小人面,变态随炎凉。共知松胜槐,诚欲栽道傍。粪土种瑶草,瑶草终不芳。尚可以斧斤,伐之为栋梁。杀身获其所,为君构明堂。不然终天年,老死在南冈。不愿亚枝叶,低随槐树行。这首诗以对比的手法,凸显松树的高洁品质。诗的开头先写松树和槐树在风和日丽、气温适宜时节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伟岸挺直的身姿,为下文对这两种树做对比埋下伏笔。作者又写八月之后,天气转凉,随后白雪来侵,这时候的槐树不再是枝叶婆娑、枝干挺拔,但松树依然如原先一样苍色欲滴。作者由树联想到人,松树就像性格独立、不同流合污的君子,而槐树则像见风使舵、阿谀奉承的小人。接着作者以感慨的笔触写道,用最好的东西对待小人,小人永远还是小人,秉性不改,依然随风倒。而君子,不论怎么对待他,就像松树一样,被人砍伐了,依然可以做栋梁,为人们遮风挡雨。白居易还有一篇写松树的《栽松二首》,其中有云:“爱君抱晚节,怜君含直文。欲得朝朝见,阶前故种君。知君死则已,不死会凌云。”作者这里所要表达的仍是一种赞叹与欣赏之情,借松树的挺直劲健、凌云向上,喻贤人的正直与志向高远。又在《赠王山人》中赞道:“松树千年朽,槿花一日歇。”这首诗作于元和六年(811)至元和九年(814),王山人即指王质夫,当时王质夫隐居于盩厔城南的仙游寺蔷薇涧,本首诗乃用松树比喻王质夫的人品。白居易在《玩松竹二首》之二中写道:“坐爱前檐前,卧爱北窗北。窗竹多好风,檐松有嘉色。幽怀一以合,俗念随缘息。在尔虽无情,于予即有得。乃知性相近,不必动与植”。又在《洗竹》中写道:“独立冰池前,久看洗霜竹。……青青复簪簪,颇异凡草木。依然若有情,回头语僮仆。小者截鱼竿,大者编茅屋。勿作警与箕,而令粪土辱。” 在诗人看来竹子不仅仅是竹子,而是高洁的贤士君子的代表。这些诗中的 “竹”成了诗人心灵的客观对应物,折射出独特的审美趣尚。二、借松竹表志向白居易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儒学思想使其竹意象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又多了深一层的意思,即借竹来抒发自己壮志难酬的愤懑、怀才不遇的苦闷,以及沉郁不平之气。如其《养竹记》最后一段写道:嗟乎!竹植物也,于人何有哉?以其有似于贤而人爱惜之,封植之,况其真贤者乎?然则竹之于草木,犹贤之于众庶。鸣呼!竹不能自异,唯人异之。贤不能自异,唯用贤者异之。故作《养竹记》,书于亭之壁,以贻其后之居斯者,亦欲以闻于今之用贤者云。文中之意是说:可叹啊竹子,不过是一种植物,与人有什么关系呢?就由于它与贤人相似,人们就爱惜它,培植它,何况对于真正的贤人呢?然而,竹子与其它草木的关系,也就象贤人与一般人的关系一样。唉!竹子本身并不能把自己与其它草木区别开来,要靠人来加以区别;贤人本身并不能把自己与一般人区别开来,要靠使用贤人的人来加以区别。因此,写了这篇《养竹记》,书写在东亭的壁上,是为了留给以后居住这所房子的人,也是为了使现在使用贤人的人知道罢了。白居易于字里行间所要表达的便是一种怀才不遇的惆怅、愤懑以及渴望得到赏识、重用的志向。白居易一生受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的影响,关心民生疾苦,创作了《卖炭翁》、《上阳白发人》等讽谕名篇。同时,白居易遵循的儒家“积极入世”的价值观,使他在前半生努力追求仕途经济,并梦想通过仕途来帮助百姓,服务政治,奉献社会。但白居易受所处中唐政治环境、社会风气、君主专制等等因素的制约,不能正道直言,不能竭尽全力,无所顾忌地揭露和革除官场乃至社会的一些弊端。但是白居易的人格决定了他不会与世俗同流合污。美国心理学家 L.A.珀文在《人格科学》一书中指出的那样:“人格是认知、情感和行为的复杂组织,它赋予个人生活的倾向和模式(一致性)。像身体一样,人格包含结构和过程,并且反映着天性(基因)和教养(经验)。另外,人格包含过去的影响和对现在和未来的建构,过去的影响中包含过去的记忆。”正是白居易所接受的儒学思想以及内心深处的善良本性,决定了他在理想找不到寄托的时候把自身的这种人格品质转赋到松、竹之上。白居易曾在《续古诗十首》中写道:雨露长纤草 ,山苗高入云。风雪折劲木 ,涧松摧为薪。风摧此何意 ,雨长彼何因。百丈涧底死 ,寸茎山上春。可怜苦节士,感此涕盈巾。诗人在此诗中感慨到:松树因为长在深谷里得不到雨水滋润,又偏偏受到风雪摧残,因而只能当柴被烧掉,而长在山上的芊草青苗却因地势的缘故高耸入云、意气风发。很明显,诗人为松与草得结局两般不同而鸣不平。元和四年(809),于左拾遗任上,白居易直接以《涧底松》为题 ,写了一首政治讽谕诗。诗云:有松百尺十大围 ,生在涧底寒且卑。涧深山险人路绝 ,老死不逢工度之。天子明堂欠梁木 ,此求彼有两不知。谁喻苍苍造物意 ,但与之材不与地。金张世禄原宪贫 ,牛衣寒贱貂蝉贵。貂蝉与牛衣 ,高下虽有殊。高者未必贤 ,下者未必愚。松树高大、粗壮,却因为生长于深谷中而身份卑微。加之涧深山险,没有人知道它们生长在这里,因此只有老死深谷。松树梦想发挥自己的才能却无人引荐,天子想要栋梁却不知道去哪寻找。是天意让你长成参天大树却无用武之地吗?最后作者用对比的手法表达了怀才不遇的感慨。白居易之所以有此感叹,当与彼时的用人制度有很大关系的。唐代虽以科举取士,但真正具有卓越才识的读书人,只有得有达官贵人引荐才能真正如愿。“唐举子先投所业于公卿之门,谓之行卷。”行卷的目的就是希望得到引荐。因此,很多有才之人如无达官显贵荐引,往往被委弃不用,默默终生。盛唐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孟浩然就曾在《临洞庭湖赠张丞相》一诗中感慨道:“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以此表达了渴望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无人援引的苦闷情怀。除了这两首诗外,白居易还有《赠能七伦》一诗:“涧松高百寻,四时寒森森。”松树虽在深谷,却不因世间冷暖而变化自己的立场,一年四季总是苍翠欲滴。《寓意诗五首》其三有云:“莫将山下松,结托水上萍。”浮萍属无根之物,随意流动,没有立场,没有原则,所以作者说不要把松树的志向和萍草联系在一起。《悲哉行》有句云:“山苗与涧松,地势随高卑,古来无奈何,非君独伤悲。”白居易以一种劝解也是无奈的口吻说,自古以来,人就因为地位而分高卑,才与不才没人顾及,藉此表达了怀才不遇乃世之常态的愤懑之情。笼禽意象所折射的仕途苦闷之凄婉美白居易在江州和忠州的诗歌里存有十数首笼禽意象的诗歌。从笼禽意象所折射的躯、体受困、精神不甘寂寞、现实环境不容自由的审美意蕴中,清楚呈现出白居易被贬生涯的心路历程,以及其中所蕴藏的悲伤意绪和孤愤情怀。白居易一生共写过 33 首笼禽诗歌,除两首外,其余均创作于贬谪期间以及以后的岁月中。由此一点可知,白居易在江州、忠州之时并不是游山玩水、旷达超脱以求独善,他仍然关注着自己的处境,并把自己遭贬受拘视为鸟困笼中。一、笼禽意象及白居易笼禽诗创作“意象”是诗歌的审美范畴,“它表现是一刹那间理智和情感的复合体”,“作家的主观情志即‘意’与客观对象即‘象’互感,而创造出的具有双重意义的艺术形象称‘意象’”。“笼禽”,顾名思义,关在笼子里的鸟。所以“笼禽意象”便是作家由客观的关在笼子里的鸟作用于作家的主观感受而创作的艺术形象。白居易的笼禽诗大多创作于江州之贬及以后的官任上。白居易视自己遭贬被困为鸟关笼中,故而创作了诸多有关笼禽意象的诗歌。但是,笼所能拘禁的只是其躯体,诗人的精神是不甘寂寞的,这也是笼禽意象的审美意蕴之所在,正如《贬谪文化与贬谪文学——以中唐元和五大诗人之贬及其创作为中心》书中提到的那样:“使用伤禽、笼鹰等意象,借以更深刻的表现自我生命之受创、被囚的程度,表现失去自由后内心郁积的沉重苦闷。”白居易贬谪时期创作了大量有关笼禽意象的诗。其实,早在白居易之前,陶渊明也提到笼禽意象。江州和忠州前期,白居易笔下与陶渊明笔下的笼禽意象是有区别的。陶渊明笔下的笼是官场生涯之笼,而白居易笔下的笼是贬谪生涯之笼。从另一个方面来讲,陶渊明向往的是一种看清官场浑浊之后的田园自由、个体自由;白居易向往的是一种通过居官实现人生价值,在浑浊的官场上革除时弊,服务国家,益于社会的自由。如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一)写道:“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而白居易则曰:“凤巢阁上容身稳,鹤锁笼中展翅难。”由此不难看出,白居易是渴望为官的,渴望在仕途上任意驰骋的。因为这种积极参政的愿望和行为带来的贬谪之痛是刻骨的,所以他笔下的笼禽作为矛盾的结合体注定是悲剧的,不甘寂寞的精神必定是苦闷的。忠州后期及苏州、长安时期一直到会昌时期,白居易笔下的笼禽意象开始向陶渊明的笼禽意象过渡。这是白居易在看清了朝政日非、权贵们互相倾轧、党派激烈争斗之后,不愿意再卷入是非的一种自我转化、自我解脱。陶渊明面对这些是毅然辞官,而白居易虽不再积极地从政,但也不是完全恬然自得,而是请求外任,继续做官,做远离朝廷的官,做为民办实事的官,过着不舍庙堂之富贵而有山林之逍遥的境地。“在白居易看来,中隐是最理想的生存方式。既有隐世的自由精神,也不会陷入隐居的贫苦。”关于这一点,学界还有其他人持此观点:“乐天非不爱官职者,每说及富贵,不胜津津羡慕之意。”白居易此时笔下的笼不单是贬谪生涯之笼,还有京城朝政黑暗之笼,所以他在无法融入京城朝政黑暗、党派纷争的牢笼面前,只好明哲保身,自请外任。二、白居易笼禽意象所折射出的心路历程白居易从京城贬官到江州,再从江州调任忠州,心理上经历了失落、离开贬所短暂获得的快乐、更大的失落三重情感起伏,他的笼禽诗正是其心路历程的真实记录,其中包蕴着他深沉的悲伤意绪和强烈的孤愤情怀。元和十二年(817),白居易作《山中与元九书因题书后》,诗云:忆昔封书与君夜,金銮殿后欲明天。今夜封书在何处,庐山庵里晚灯前。笼鸟槛猿俱未死,人间相见是何年。白居易想起从前给元稹写信时,金銮殿的灯火辉煌,自己意气昂扬,现在却居于远离京城的庐山庵。被贬的元稹与自己,就像笼中鸟,槛中猿,相见是如此之难。金銮殿夜写信给元稹的灯火辉煌,庐山庵里的茕茕孑立,京城与贬所的两重世界构成了强烈的对比;意气昂扬的谈天说地到凄凄惨惨的梦想团聚,白居易在情感上的落差和心灵的悲苦不言而喻。元和十三年(818),白居易在《九日醉吟》一诗中写道:有恨头还白,无情菊自黄。一为州司马,三见岁重阳。剑匣尘埃满,笼禽日月长。身从渔父笑,门任雀罗张。问疾因留客,听吟偶置觞。叹时论倚伏,怀旧数存亡。奈老应无计,治愁或有方。无过学王绩,唯以醉为乡。作者在诗的开头先感叹时光易逝:自然法则不会因人多情因物无情而发生变化,人总会生老病死,花总会绽放凋谢。一朝被贬司马,竟经历长达三年的困顿与苦闷。这样的贬谪生活,耗费的不只是自己的精神,还有生命,还有梦想,还有追求。如剑无用武之地,如禽无自由之身。投闲置散时间之长加上司马一职之清冷无责,令诗人只得借助老子哲学和酒来劝慰和麻醉自己痛苦的神经。元和十三年(818),白居易在《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仰荷圣泽聊书鄙诚》一诗中又写到:炎瘴抛身远,泥涂索脚难。网初鳞拨剌,笼久翅摧残。白居易描述初到贬所时,还像刚被捕入网的鱼,奋力挣扎。日子久了,反而意志消沉了。显然,从这一个侧面说明了贬谪生活给作者带来的巨大躯体伤害和精神折磨。所以,作者听到要调任忠州刺史的消息时,有一种鸟出囚笼、恢复元气的期盼与喜悦。 元和十三年(818)年底,白居易调任忠州刺史,在赴任之前作《除忠州寄谢崔相公》一诗:提拔出泥知力竭,吹嘘生趣见情深。剑锋缺折难冲斗,桐尾烧焦岂望琴?感旧两行年老泪,酬恩一寸岁寒心。忠州好恶何须问,鸟得辞笼不择林。这里的崔相公指的是崔群。元和初,崔群和白居易同为翰林学士,于元和十二年(817)七月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旧唐书》载:“群在内职,常以谠言正论闻于时。”朱金城在白居易集笺校中说:“白居易江州司马除忠州刺史,崔群之力也。”作者于诗中感叹江州之贬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对调离江州,诗人是快乐的。诗人虽然不知道忠州是什么样子,但是却认为只要离开江州,到哪里都比江州快乐。解脱的喜悦和踌躇满志的喜悦溢于言表。不过,也正是这些短暂的喜悦,使诗人陷入更深的苦闷之中。元和十四年(819),白居易自江州赴忠州刺史任途中作有《重赠李大夫》一诗: 早接清班登玉陛,同承别诏直金銮。凤巢阁上容身稳,鹤锁笼中展翅难。流落多年应是命,量移远郡未成官。惭君独不欺憔悴,犹作银台旧眼看。 白居易和李大夫曾经同朝为官,而现在李大夫仍然在朝为官,自己却如锁入笼中的鹤,无法施展自己兼济天下的理想。作者因为这种强烈的对比而感叹自己的命运,由此想到就算调任忠州也不能“成官”。失落,调任的失落,调任仍是贬谪命运的失落,在这首诗中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待到元和十四年(819),在担任忠州刺史时作的《答杨使君登楼见忆》中,这种失落达到顶点:忠万楼中南北望,南州烟水北州云。两州何事偏相忆?各是笼禽作使君。作者在忠州又发出“笼禽”的感叹,与《山中与元九书因题书后》有相似之处,但在这里,“两州何事偏相忆?各是笼禽作使君”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一方面是盼望团聚,另一方面是随着两次官任时间的推移作者意识到相见希望之渺茫。白居易还写过两首关于《鹦鹉》的诗。元和十四年(819),白居易在忠州刺史任上写过一首《鹦鹉》诗,诗云:竟日语还默,中宵栖复惊。身囚缘彩翠,心苦为分明。暮起归巢思,春多忆侣声。谁能拆笼破,从放快飞鸣?这首诗表面上说:鹦鹉一整天都沉默不语,晚上睡去又醒来。鹦鹉因为自己羽毛的漂亮被人类关入笼中,虽然吃喝无忧,但内心却因向往自由而苦闷至极。每到傍晚就会想起从前归巢的情景,每个春天更是怀念同伴的自由啼鸣。鹦鹉盼望能够逃脱这个牢笼,自由飞翔,放声歌唱。不难看出,作者是即物寄情,亦鸟亦人,人鸟难辨。白居易借对囚系牢笼中的鹦鹉的同情感叹,实际寄托的是对自身的悲悯。原以为离开江州就是解脱,到了忠州才明白陷入更绝望的境地,这种绝望除了空间还有时间。白居易在江州的时间有三年,三年结束调任忠州刺史之前还可以梦想忠州的美好,但到了忠州,希望破灭,环境的恶劣尚在其次,最主要的是在贬谪江州三年之后仍未改变贬谪处境,被弃远处的时间推移给白居易心灵带来了巨大的绝望。再也没有希望了,这也是他心路历程最苦闷的一段。大和二年(828),从苏州刺史任上返回长安的白居易在《戊申岁暮咏怀三首》(其三)中仍旧写到:“七年囚闭作笼禽,但愿开笼便入林。”“作为人的生命流程和生存状态的一种符号,……数量词凝聚着贬谪诗人生命磨难的深度与长度”。诗人的悲伤意绪和孤愤情怀就在这深度和长度中,发酵、裂变、宣泄。白发意象所凸显的时间意识之悲凉美白居易诗中白发意象的运用没有松竹意象运用得那样普遍,也不像笼禽意象,只存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期。由于白发意象从审美的角度来看,给人以迟暮感、萧瑟感,所以历代诗人在表达生命的流逝、青春的远去不复返、个人的政治理想不能实现的时候,很少有人以此为抒情媒介。纵观历代文学家笔下的寄情之物,屈原在表达这种感慨时用香草美人意象,如《离骚》序这样写道:“故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谗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龙鸾凤以托君子,飘风云霓以为小人。”《古诗十九首》则选择时序意象,如《古诗十九首》之七中写道:“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诗人有感于深秋季节物换星移、时序转变,遂产生朋友相交不终、世态炎凉的感叹。虽说白发也代表时间的流逝,但象征着老丑形象的白发似乎并不受诗人的钟爱。诗到陶潜,白发还算不上意象,他曾在《荣木》中以荣木自喻,表达“白首无成”的感叹。此时的白发方才开始作为一种寄托入诗。诗到唐代,从李白开始,白发才以意象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李白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两鬓入秋浦,一朝飒已衰。猿声催白发,长短尽成丝”、“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等等,以其豪迈的气魄、夸张的笔法,在诗中表现了自己无可化解的悲愁和对生命短暂的强烈感受。杜甫诗歌中白发意象别有韵味,甚至可以之表达情谊。诗歌发展到白居易,在儒家经世致用思想影响下,白发让敏感的诗人在忧生的同时,产生了深重的忧道意识。这时的白发意象除了时不我待之感外,更添加悲天悯人的情怀。白居易诗中提到白发的诗共 174 首,包括描写白发如雪、如霜、如丝等。一、时不我待的焦虑情怀儒家主张“积极入世,建功立业”。在这种思想影响下,当理想受挫时,诗人自然而然会生出荒废感,时不我待的无奈感、沧桑感。白居易的白发意象即寄托了这种时光易逝,自己却无法实现兼济之志的惋惜、悲叹之情。如其《寄唐生》一诗写道:贾谊哭时事,阮籍哭路岐。唐生今亦哭,异代同其悲。唐生者何人?五十寒且饥。不悲口无食,不悲身无衣。所悲忠与义,悲甚则哭之。太尉击贼日,尚书叱盗时。大夫死凶寇,谏议谪蛮夷。每见如此事,声发涕辄随。往往闻其风,俗士犹或非。怜君头半白,其志竟不衰。我亦君之徒,郁郁何所为?这首诗作于元和三年(808)至元和五年(810),也就是白居易居于长安的时候。这个时期是白居易事业的一个繁荣期,从元和三年(808)任左拾遗,到元和四年(809)的倡导新乐府运动,再到元和五年(810)改任京兆府户曹参军并仍充翰林学士,白居易草拟诏书,积极参与国政。他不畏权贵近臣,直言上书论事,并创作了大量的讽谕诗。《寄唐生》中的唐衢关心国事、心怀忠义,为人正直,对当时社会上一些丑恶的现象郁愤不平,并常为之痛哭不已。唐衢虽年已半百,白发已生,然他爱国之志不衰。在这首诗里,白发意象对刻画唐生忧念过时的忠义形象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寄寓了作者对其老大迟暮的怜念。古人认为“四十曰强而仕”,也就是说四十岁该是人生意气风发、仕途蒸蒸日上的阶段。白居易有几首提到四十岁年龄的诗歌,这时的诗歌都运用到了白发意象。如《闲居》一诗曰“心苦头尽白,才年四十四”,《白鹭》一诗曰“人生四十未全衰,我为愁多白发垂”。白居易在这个年纪却没有实现自己的兼济之志,白发却已赫然而生,所以在《自咏》中,他直率地感叹道“玄鬓化为雪,未闻休得官”⑤,在《诗人主客图》中又写到“白发镊不尽,根在愁肠中”。元和六年(811),四十岁的白居易在下邽村曾在《叹老三首》中感叹道:“少年辞我去,白发随梳落。”及至元和九年(814),四十三岁的白居易在长安被任为太子左赞善大夫时又在《初授赞善大夫早朝寄李二十助教》中写道:“病身初谒青宫日,衰貌新垂白发年。”元和十五年(820)白居易四十九岁任忠州刺史使时在《花下对酒二首》中悲悯自己道:“楼中老太守,头上新白发。”结合白居易仕宦历程不难看出,关于白发意象的诗句,熔铸着他青春年少去何速,壮志难酬衰老至的愤懑与惋惜。在《有感三首》中,白居易写道:“鬓毛已斑白,衣绶方朱紫”。这首诗作于宝历二年(826)年至大和元年(827)年间,白居易由苏州至洛阳途中。此时白居易已五十多岁,在他看来,壮年已过,官职方才有点起色,时不我待的无奈感遂涌上心头。白居易曾在《轻肥》一诗中写道:“朱绂皆大夫,紫绶或将军。”朱金城先生在《白居易集笺校》中曾对此解释道:“唐中世以前,率呼将帅为大夫,白居易诗所谓‘武官称大夫’是也。城按:唐人诗文中多称‘朱衣’‘紫衣’为‘朱绂’、‘ 紫绶’”。唐代官员的品级地位与衣服的颜色有很大关系,紫色为尊,其下依次为朱、绿、青、白。因此,白居易感叹暮年才得以衣绶朱紫,一种悲凉之感掺杂于其中。长庆元年(821),刚到五十岁的白居易身兼主客郎中、知制诰,但现实环境的束缚使他在《酬严十八郎中见示》中不由得感叹道:“忽惊鬓后苍浪发,未得心中本分官。”他曾在《夜听筝有感》中对初生白发与白发满头的心境比较道:“江州去日听筝夜,白发新生不愿闻,如今格是头成雪,弹到天明亦任君。”这首诗作于元和二年(807)至长庆二年(822),作者回忆起当年宏图之志未得施展就被远逐政治中心以外,那时心生悲凉头生白发,心境自然郁闷难堪。长庆二年(822)51 岁的白居易在《重题》中又一次提到这种心境:“不能成一事,赢得白头归。”自忠州回长安后,由于朝中党派之争及政治黑暗,立朝为官两年后自请外调。本诗作于他出任杭州刺史途中。长庆四年(824),53 岁的白居易于洛阳作《洛中偶作》一诗,诗中有句云:“往往顾自哂,眼昏须鬓苍。”依然以一种自嘲的手法来感叹大半生理想不得施展,人却老迈昏花的境况。白居易白发之叹的诗句确有不少。不过,白居易有关白发的诗句绝非病呻吟式的叹老嗟卑,而是基于功业难成、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是在丹心与皓首的强烈对比中产生的悲凉感。正如前人所评:“读乐天诗,使人惜流光,轻职业,滋颓惰废之念”。二、悲天悯人的泛化情怀白居易由自身白发已生,功业未成的悲凉感,推己及人,目光转向整个社会,笔下流露出对劳动人民很深的同情和关怀之意。在由从时间到空间的转变的过程中,白居易借助白发意象表达了其悲天悯人之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上阳白发人》一诗,诗云: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小头鞵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这首诗以“上阳白发人”为题,但诗中未提到白发人,而是用时间的久远以及容颜的逐渐衰老来暗示白发的滋长。宫女被选进宫时还小,青春靓丽,像花一样含苞欲放,还未见君王的面就被幽闭在上阳宫。姣好容颜面对清冷暗壁,这与当初家人送她离去时哄逗的话形成强烈的反差。在上阳宫一晃几十年,同伴一个一个离去,此情、此景,使其愈发悲凉凄楚。最后一句,“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白居易以提唱的语式点名主旨,这种提唱语气曼声长叹,更能传达诗人心中的感慨。白发意象在这里升华,成为一个符号,一个由黑到白、由希望到失望、由青春到迟暮的符号。通过白发意象,揭露了封建宫廷制度对宫女青春剥夺的残酷性,表达了白居易对上阳宫女的深切同情和怜悯。 白居易在《卖炭翁》中,亦有关于白发意象的描述: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此诗有一小序曰“苦宫市也”。韩愈在《顺宗实录》卷 2 中有关于宫市的载记:“宫中有要,市外物,另官吏主之,与人为市,随给其值。”宫市的霸道可见一斑。卖炭翁衣服单薄,且常年超负荷劳动,使他看起来苍老无助。在一个天寒地冻的时节,遭遇宫市之人,卖炭翁遂惨遭敲诈,且无处申告。白发在该诗中起画龙点睛的作用,有力地凸显了卖炭翁的无助、弱势、衣服单薄。环境恶劣,属于在面上能看到的东西,最后笔墨集中于一个点,推出苍苍白发的老翁。年老之人该是尽享天伦之乐之时,却在为生计奔波、操劳,其境况令人唏嘘悲叹。总结通过对白居易诗歌中松竹、笼禽、白发、花意象的解读、阐释,使白居易更加全面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白居易写竹子的挺拔、节空,写白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使我们从中体味到他高洁的人格。这种人格具有坚忍、不攀附、不同流合污、不自暴自弃等优良的品性。白居易写笼禽、写白发,所寄托的是一种惆怅、一种无奈,一种怀才不遇的失落,一种无法全力以赴施展理想抱负的遗憾、愤懑,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悲天悯人的情怀。生性的善良执着,仕途的黑暗坎坷,矛盾的错综纠结又塑造了白居易笔下花的幻化美。白居易以不同的花去比喻不同的人,他也因为看到花的开放与凋落而伤春悲秋,而感叹时光流逝之快,而徒生老大迟暮之感。借助于白居易诗中诸种富有意味的意象的解读,让我们看到一个更加真实的白居易,他没有清高到初涉黑暗官场就永远辞官,他没有胆怯到惧怕人世险恶就攀附吹捧。他实实在在,有血有肉,会因为自然万物的变化而伤春悲秋,会因为随着年龄而生的白发嗟叹神伤,会因为怀才不遇而万分苦闷,但他也会因为知道人生不是坦途所以在遇到挫折时借助一些外物来化解心中的痛,吟唱心中的情,编制心中的梦。白居易笔下的意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只这些,他喝酒喝到不醉不休,他弹琴弹到物我两忘,他对镜感叹,他对鹤抒情。总之,他笔下的意象,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和时段特点、时代特点,深深烙上了中国文化的印记和中唐文人的生命印记。

猜你喜欢

6/27晚上8点,《陈情令》就要上映了,据说是一部特别好看的剧……居然还有人不懂啥意思……不是去年就约好今年6/27一起追剧的嘛?那个夏天已然过去,这个夏天让它

6/27晚上8点,《陈情令》就要上映了,据说是一部特别好看的剧……居然还有人不懂啥意思……不是去年就约好今年6/27一起追剧的嘛?那个夏天已然过去,这个夏天让它重新活一次

2020-05-29

警方通报云南女生被多名男生殴打 将开展全县校园安全专项整治

5月27日下午,一段“女生被多名男生殴打”的视频在网上疯传,配文称,疑似事发地为禄丰县。视频显示,多名男生轮番对女生进行狠狠踢打,而且还口中念念有词,直至最后将女生手机打飞出去

2020-05-29

群智咨詢:LCD面板Q1出貨面積,京東方首度超越LGD

集微網消息(文/holly),市調機構群智咨詢的最新報告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顯示器面板出貨量3140萬片,同比下降7.7%;顯示器出貨面積為500萬平方米,同比下滑3.8%

2020-05-29

和女朋友吵架的成本可以有多高?

文|沐兰心理问答032期问:恋人吵架后,女方要求男方为自己花钱以表歉意,对此你怎么看?我有一个朋友,交了个女友,他们恋人吵架了,事后男方认错,但女方要求出十万给她买东西。男方表

2020-05-29

莫让虚假宣传污染“天空之镜”

近日,国内多地景区陆续推出了“天空之镜”项目,有景区的“天空之镜”因为面积小,镜面上布满脚印,管理混乱被称为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5月28日,记者发现,仍有策划公司在

2020-05-29